秦宁在哪里

吃午饭卡在员工餐厅将关门时才起身去,路上遇见同事下意识地打招呼而转瞬又若有所思,刚刚获得第25届中国“五四”青年奖章的中国石化股份胜利油田分公司物探研究院首席专家兼博士后站副总工程师秦宁常以“有点魔怔”调侃自己的科研工作状态。参加工作以来,秦宁怀揣“为国找油”的梦想,始终坚守在石油勘探生产和科研工作最前线,全身心投入“为地下岩体构造拍CT”的地震资料处理工作,截至目前,先后完成国家级等研究课题22项,获得国家发明专利27项,发表专著3篇、论文48篇,用科技成果助力国家石油勘探。

扎根基层 追逐梦想

秦宁的家乡靠近胜利油田,小时候,每当看到附近农田里石油工人摆弄着各种仪器线路,她就觉得很好奇。大人们说那是石油勘探工人在工作,从那时起石油勘探的神秘就像一颗种子在她心里埋了下来。

2013年,秦宁从中国石油大学(华东)博士毕业,可以留校从事科研工作,也可以去国内外研究机构,可她却毅然选择了胜利油田。“基层一线能让人经受锻炼,增长才干,胜利油田是贴近生产的勘探一线,拥有全世界最复杂地质环境,是最有可能诞生新技术推动油气进步的地方,我要去那里闯出一片天地。”秦宁说。

可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由于她从事的地震资料处理工作与校园的科学研究区别很大,十多年钻研的理论知识好像一下子成了摆设。有时候,看到同事们都在忙碌,而对生产实际相对陌生的秦宁,就像插不上手的局外人,浑身是劲却无处可用。职业生涯第一次组织生活会上,在谈到自己不足时,个性要强的她落了泪。党支部书记找她谈心,告诉她搞勘探首先要务实,鼓励她从最基本的工作开始学。

彼时,胜利油田为加速科研人员成才,组织开展“名师带高徒”和“青年科协项目”等活动,以项目为抓手,安排油田高级专家一对一指导,秦宁抓住学习的机会,跟着师父建流程、改参数、看剖面、找构造,片子一张一张地过,剖面一张一张地审,文字逐字逐句地斟酌、数据一个一个地核对,短短半年时间,笔记就记了满满三大本。在师父们的帮助下,秦宁仅用国家规定的最短时间——21个月就完成了博士后课题研究,终于在事业上步入正轨。

在跑现场的过程中,她发现人工拾取效率低。为解决这个问题,她查阅资料,咨询国内外专家,自主设计了自动拾取软件,效率提高2倍,节省软件购置费用达上千万元。当自己亲手开发的软件用到了现场处理中,心中那份自豪感和荣誉感让秦宁更加坚定了为祖国油气勘探不懈奋斗的人生目标。

投身科研 勇攀高峰

胜利油田的地质环境,人们说就像是一个盘子碎落在地上,然后又被踩上一脚,油田地质构造复杂,囊括了世界油藏类型的三分之二。物探工作是找到油气的关键,而如何对采集到的海量数据进行筛选和处理,最终呈现出一张高清“照片”,则是关键中的关键。

过去一段时间,国内勘探缺乏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高清“拍照”软件。有一次在准备海外项目投标材料时,她发现:没有自己的高清“拍照”软件就会被“卡脖子”,直接被禁止参与投标。“我当时就想,若石油产业真的被国外制裁,那离开他们的软件就没有办法继续做勘探,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

这件事让秦宁更真切体会到“关键技术都是买不来、要不来、讨不来的”,自主研发势在必行。回国后她全身心投入到软件研发中,白天学习处理软件,晚上查文献、推公式、写代码,为了一个参数、一个结果反复实验,凌晨回家成了常态,但是技术突破谈何容易。有一次深夜开车回家,车轮陷到路上大坑里,把车胎给扎爆了。下车后,她围着汽车犯起了难。突然,汽车大灯的光束给了她灵感,一个灯的亮度和范围有限,但是多个灯叠加到一起便能照亮照远。灵感来了,困倦和低落都抛到九霄云外,她赶紧打车返回实验室,再一次投入到技术研发当中。

受此启发,秦宁带领团队自主研发高精度成像软件模块,类似于将单个光束成像变成了多个光束成像,极大地提高成像精度。该研究技术在油气勘探领域达到国际领先水平,打破国外技术垄断,为胜利油田在我国西部发现春晖和阿拉德等油田、落实2.7亿吨新增储量提供了重要技术支撑。近年来,秦宁荣获中国石化优秀青年创新人才、山东省科技进步二等奖、胜利油田青年科技精英赛一等奖。

知识报国 奉献青春

石油作为“黑色的金子”,在工业生产、交通运输以及人们日常生活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但目前我国石油进口依存度仍然较高。中石化党组和油田党委提出持续加大高质量勘探力度的部署,作为石油战线的科研工作者,秦宁感受到了保障国家能源安全的压力和挑战。

滩浅海探区油气资源丰富,勘探潜力巨大,但由于地表条件复杂,拍照成像存在误差。很多同事认为在特殊的地理环境下,老技术有误差是采集中的正常现象。但秦宁坚持,这种误差就像是拍照时的虚化和错位,并不能反映实际。

秦宁说,任何一点小误差都可能导致钻探失利,给国家造成经济损失,对于搞技术的人来说,就该迎着难题上、顶着压力干,对每个数据负责。于是她带领技术骨干们讨论方案、重建流程,就连睡觉闭上眼睛还在想问题,希望能够早日找到新的方法,突破技术瓶颈。

在此期间的一个晚上,年幼的孩子在老人家里发着高烧,接到电话,她连夜行车2小时赶回,第二天一早,安抚好孩子后,她又准时出现在实验室。就这样,她带领团队,经过几十次思路调整,近百次测试分析,穷尽几乎所有可能的技术方案论证,最终在国内首次提出一种水陆双检融合新技术,大幅降低成像深度误差,解决了“十三五”国家重大专项课题中的生产难题,助力我国滩浅海勘探1.2亿吨规模储量发现,累计新建产能116万吨。

如今,秦宁和她的同事团队聚焦石油发展未来,成功立项2个中国石化“十条龙”科技攻关重点项目,致力于引入云计算、人工智能,将勘探技术从常规组合接收升级到单点高密度地震,勘探装备从有缆有限时长接收发展更新到无缆全节点全时间全空间接收。“是国家和胜利油田培养了我。我要用自己掌握的技术,帮助地质工作者找到更多石油,回报祖国,回报油田。”

作者:孙剑 胜利油田物探研究院党群工作部(工会、团委)副主任

秦宁在哪里

TAG: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