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边沟在哪里(三角形的夹边在哪里)

《夹边沟记事》,作者杨显惠,在访问大量夹边沟农场幸存者之后,写出了此小说,一共12篇,发表在2000年的《上海文学》上。

说是小说,全篇却几乎都是真事,以讲故事的口吻展开。以饿为主题,讲述的是特定时期下,夹边沟农场的一些现实状况。以及他们在面对死亡和饥饿时的最真实的反应,并不矫揉造作,添油加醋。

第一篇里,故事是发生在1957-1961(1959-1961三年自然灾害)期间反右派设立的夹边沟农场和明水农场。

上海女人来到明水农场看望右派老公董坚毅。故事讲述人李文汉和董坚毅一开始在夹边沟农场里,配给粮十八斤原粮(原粮亦称“自然粮”。一般指未经加工的粮食的统称。如稻谷、小麦、玉米、大豆、高粱、谷子、蚕豆、豌豆等。),后来又一起转到明水农场,这时配给粮一月不足十四斤原粮。

在这里,唯一不吃“粉汤”的(用黄茅草籽煮的汤)就是他。作为医院的泌尿科医生,他知道“粉汤”虽然可以暂时充饥,但是危害极大。

而他不吃粉汤的深层次原因是嫌脏,老鼠,野菜,蚯蚓,蜥蜴这些在那个时期人们挖空心思去找的能充饥的“好东西”,他不去找,也不吃。

不吃的资本是他有着一个好老婆,每隔三个月,她的老婆就会不远万里从上海来到这里看他。给他捎来许多饼干、奶粉、葡萄糖粉之类的食品和营养品。

而到了明水农场之后,他的状况急转直下,李文汉发现了他的异常,看到他吃饭时细嚼慢咽像是吃什么都不香的样子。之前李文汉也曾劝过他多吃一些其他充饥的食物,但是他也不听。

到了明水才一个多月,他的身体就不可逆转的衰弱了,身上干得一点儿肉都没有了,眼睛凹陷得如同两个黑洞,怪吓人的。他的腿软得走不动路了,每天两次去食堂打饭的路上,他摇摇晃晃地走着,一阵风就能刮倒的样子。在窑洞里要想喝点水,就跪着挪过去。他整天整天地躺在被窝里默默无语,眼睛好久都不睁开。——《夹边沟记事》

董坚毅也感受到了自己恐怕不能撑到老婆探望,于是跟李文汉交代,如果自己能撑到妻子顾晓云探望,自然皆大欢喜。

如果没能撑到,就将他用毯子包裹起来,就把他在他们此时住着的窑洞里放置三天,等待妻子到来给他收尸,还格外要求一定要让妻子把他家乡上海安葬。最终他还是没有撑到妻子的到来,

三天后董坚毅死去。我们窑洞死去的几个人都是在睡梦中死去的,睡着后再也没醒过来。董坚毅不是,他死于白天。那是他委托后事的第四天上午,他围着被子坐在地铺上和我说话,说他女人快到了,看来用不着我为他料理后事了。他正说着话,头往膝盖上一垂就死了。——《夹边沟记事》

她的妻子来到了,这是一个深爱着他的女人。

如果不是当年生孩子,就和他一起支援大西北了。得到丈夫的噩耗,她在痛哭几天后,逐渐接受现实,但是坚决要找到董坚毅的尸体带回家安葬。

李文亮查看过董坚毅的尸体,知道他的尸体竟然被人挖掉了几块肉。于是隐瞒她李文亮尸体的踪迹,可是她的坚持最后感动了李文亮和窑洞里的几个人。

李文亮跟她一道把董坚毅的尸体火化,在这随处掩埋的尸体上,他的葬礼可能是最好的。李文亮还将自己的战利品(抗美援朝战争时期缴获的毛毯)给她包裹董坚毅火化后的躯体,方便她带上火车。

夹边沟卫星照片

第一篇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中间还有些扩展描述:

李文亮能活下来是因为与农场小领导搞好了关系,小领导用他的粮票在黑市隔几天换些粮食,到时给他带点吃的。

他的朋友文大业违规喝了热的粉汤,李文亮去给他要泻药要不到也不敢说真实情况,帮助他掏出来也不起作用,最后文大业肚涨而死。

中间有领导接到情况来视察,1961年,农场右派人员才得以平反。

有少数人逃跑了,但大多数人依然在这里,目的是期待着尽早查明案情,还自己真相。因为他们的社会地位不算低,他们一开始还满腔热血的期望能够继续投入原来的工作岗位中,期待着自由,到了后来,却只期望着能吃饱饭了。

就算只能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时,李文亮同窑洞几个人还是乐观,善良,假装矜持的推辞着顾晓云送给他们的食物。等到吃时,却狼吞虎咽的一丝一毫也留不下了。

往事已矣,除了慨叹那时候没有足够的法制人权外,现在我们已经拥有了他们做梦都想拥有的自由,温饱,法制,人权。

可是在面临学业不成,婚姻不幸,爱情不顺,薪水不发,压力太大,负债等问题时,有的人不去积极设法应对,反而选择了纵身一跃来结束一切痛苦。这样的人看似勇敢,也只不过是个懦夫,愧对了生养他们的父母,愧对了几辈人努力牺牲奉献所创造出来的环境。

夹边沟在哪里(三角形的夹边在哪里)

TAG:

上一篇:压水器在哪买

下一篇:在哪可以问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