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培印韩胜利在哪里了

昨天晚上,小编偶然发现,《父亲》这部记录片是近十年前拍摄的,反映了中国穷人的教育状况,非常触动。不管怎样,也要尽快的推荐给大家。

这部电影的故事发生的时候,正是中国城市化的历史进程大大加快的时候,故事的主人公以一种近乎令人“心痛”的方式,向我们展示了未能跟上中国城市化的节奏,家庭阶级的命运持续贫困的案例。

首先简单介绍下短片的背景和内容:

李俊虎导演偶然遇见了一位典型的“中国父亲”,把他的故事变成了一部47分钟的纪录片《父亲》。纪录片的主角韩佩银从西安来为儿子工作,这部电影于2009在香港第二届中国纪录片节上获得最佳短片奖。

2002年,韩培印的儿子胜利考上了西安一所大学,从农村来到城市。为了让胜利上学,老韩变卖了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到西安打工,为儿子解决大学的生活费和来年的学费。做了一辈子农民的老韩坚信知识会改变命运,他乐观地盼望着,儿子将来一定会有出息。

来城里打工的人越来越多,工作也就越来越难找,每月400元收入基本没法保障,可儿子胜利每年需要9000元的学费。老韩住的地方,一块钱一晚,没有枕头,每天枕着砖头入睡。儿子胜利则每天都在想下课之后可以吃什么,同时盯着同学手中的矿泉水瓶,考虑是否可以拿来卖钱。胜利面临毕业,性格内向的他面对强大的就业压力,感觉这个城市越来越远,上过大学的他很可能赚得比父亲还要少。

一、典型的中国式父亲

实话实说,我不知道如何评价纪录片中的“父亲”韩培印。

一方面,为了儿子韩胜利能够念大学,他卖掉了家里最值钱的牛和粮食,还跑去西安做苦力赚钱给儿子读大学。正是这种砸锅卖铁供儿子读书的行为,所以才有了这部纪录片《父亲》的诞生。

但是另一个方面,父亲韩培印也是彻底毁掉韩胜利一生的根源。他用极其错误的教育方法和人生三观,将儿子韩胜利一步步拉入和他一样几乎一生注定贫穷的万丈深渊。

而最让人感到心酸和痛苦的是,你还完全无法对他过多进行批评和指摘。因为他所做的一切错误教育,在他的思维和三观中都是“正确”的,这更像是一场“无心之过”。

这种感觉,一度让我想起近代史中清后期的闭关锁国。相比中国历朝历代的皇帝,清朝的所有皇帝在勤奋这一点上,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就是这样一代代勤奋的皇帝,却没有看到世界的变化和时代的趋势,在决定国家与民族命运的关键时间点,封闭了国门,也酿成了中华民族历史上最惨痛和耻辱的百余年历史。

二、典型的中国穷人教育思维

整部纪录片中,父亲韩培印始终不离手的,是一个小的笔记本。相比同村出来的其他农名工,韩胜利算是读过书,因为他识字,而且还很喜爱写写对联或是给儿子写信。

如果不是他读过书,他或许不会意识到读书的重要性。也就没有后来的所谓“砸锅卖铁”供儿子读大学。但很遗憾的是,他的书读的太过局限,他只从书中读到了“拼命刻苦”,但是却没有意识到“天下大势,浩浩荡荡”的时代趋势。

为什么要提父亲韩培印手中的这本笔记本,因为这个笔记本,可以说是韩培印教育思维的符号。在这本笔记上,韩培印密密麻麻写了很多内容,其中有很多的借款信息。

由于儿子韩胜利上大学需要定期来拿生活费,而打零工的收入又不固定。所以当儿子来拿生活费而他手中暂时没钱的时候,他就会向身边的工友借。多的一两百,少则二三十,等到还了钱再把笔记本上的信息划掉。

韩培印给自己制定的生活费标准是每月150元,于是他以此为参考,给儿子韩胜利的生活费标准是200元。而韩胜利依照这个标准,一日三餐的开销是:早餐1块多,午餐和晚餐各2块多,荤菜几天吃一次。

除吃之外,韩胜利再没有其他任何开支。只有在学校要求购买学习材料时,才会找父亲韩培印。父亲的态度和对待吃饭时“不要吃太差也别吃太好”一样,告诉韩胜利材料“不要不买也不要买太多”。

三、如何彻底击垮年轻人的心理防线

我为什么称之纪录片中的父亲是典型的那个时代的“中国式父亲”代表?我们来看看他是教育自己的儿子韩胜利的——

1.持续性向儿子表示你上学花了家里多少钱。一方面,向子女表示我们“砸锅卖铁”也会供你读书,另一方面会持续高频向子女展示自己为了让你读书我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而当子女表示那干脆就放弃读书时,又表示出大义凛然。这种内心渴望从子女上大学事件上获得面子上的荣誉,以及未来有可能从事高收入工作从而改变自身和家庭命运的渴望,被隐藏在“父爱无疆”的幌子下持续,最终形成畸形的家庭和教育观。

在父母与子女之间,并不存在父母养育子女完全是单向的付出毫无收获,孩子带给父母的陪伴,孩子的成长进步,孩子的无限希望,统统都是父母在养育子女这件事上的持续性回报。双方关系对等,不存在谁付出更多之说。

2.持续性向儿子表示我们有多穷。哭穷教育,是过去几十年甚至更久时间上,大范围毁掉无数中国年轻人的最具破坏力教育思维与方式。因为我们很穷,所以你就必须怎么做,这显然是彻底打碎一名年轻人脊梁和膝盖的最残忍方式。

纪录片中,韩胜利所在的寝室六人中,有三台电脑,五部手机还有MP3等工具。而面对镜头的韩胜利时说,在上大学前他从未见过这些东西,宿舍的公用电话几乎是他一人在用。韩胜利的衣服是同寝看他没衣服时送他的,韩胜利学习之外做的最多的一件事,是在学校里捡废品补贴家用。

你问为什么韩胜利不去兼职赚钱?第一是父亲韩培印不允许,他表示他可以赚钱给韩胜利生活费(每月200元),韩胜利只需要专心读书;第二是韩胜利所在的学校位于西安远郊户县(现鄠邑区),即使现在也依旧勉强算是县城的经济水平,十年前基本可以理解为是“荒郊野岭”,想兼职也找不到;第三是贫困和自卑早已深入韩胜利的骨髓,他连最基础的社交能力都不具备。

生育权始终都掌握在父母手中,越是处于社会下阶层的家庭,越会高度渴望从子女身上获得更多面子上和金钱上的回报。明明知道依照自身的家境和资源无力培养出“光宗耀祖”的子女,却不断向子女施加压力,将畸形的“出人头地”观念注入他们残缺不整的人生观中。在过去我接触的很多创业失败者,创业根源都并不是来自于看到了巨大的商机或是远大的理想,而是来自于迫切渴望“出人头地”的心理需求。当然,他们基本也全都失败了。

而这种具有高腐蚀性和破坏性的观念一旦落定,轻者影响一个人的下个十年,重则终其一生都无法从这种永远无法实现家庭厚望的压力中挣脱。原本可以进入一家不错的公司脚踏实地,步步为营,却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四、除了读书,我还会什么?

到纪录片的后半部分,韩胜利大学毕业在即,前往招聘会上寻找工作。但是几乎没有社交能力的韩胜利,在招聘会上全程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作为通讯专业的毕业生,社交的这一弊端先放在一边,韩胜利还有一个巨大的短板,他几乎不会使用电脑和互联网。因为父亲眼中电脑是“洪水猛兽”,是让无数的好孩子走向堕落的魔鬼。

作为对计算机和互联网高度关联的通讯专业却电脑水平几乎为零,这就基本和学习英语专业但是口语完全不会一个道理。不难想象,韩胜利如果想从事本专业的工作会有多难。

在纪录片中,韩胜利对于自己职场的迷茫同样令人心碎。他说,600块一月的工作如果找不到的话就找300块的,300块的工作找不到话那就不给钱也跟着干,只要有人要我。或者我就去做服务员、保洁、保安。

记者问他,你如果大学毕业就从事这些岗位的话,你的父母能接受吗?韩胜利的回答是:他们不能接受也必须得接受,因为这就是社会的现实。

为什么一名颇有行业前景的通讯专业毕业生,在求职时只能想到的是服务员、保洁、保安这样的岗位?原因不外乎就是,在他过往二十多年的人生当中,他目力所能及的工作岗位就只有这些而已。

非常多的工作岗位和机会,一定要在相应的城市才会存在。这件事不仅十年前是这样,十年后的今天依旧是这样。比如现在做互联网、做物联网、做人工智能、做大数据、做区块链、做虚拟现实、做金融科技。那么你离开经济最靠前的那些城市,就是最不明智的选择。

五、时代给予的城镇化机会

我们一起来看看十年前,主角一家人的收入情况——

几乎没读过书的父亲韩培印在西安出苦力打零工,每月的收入大约是500~800元之间。

在西安石油大学通讯专业毕业的儿子韩胜利,先是到青海装宽带每月月薪600元。工作三年后回到西安,找到一份月薪1500元的工作。

中学毕业即远赴深圳工厂打工的女儿韩明利,月收入已经有3000~4000元。

从工作的辛苦程度上看,无论是工地出苦力的韩培印,还是在偏远山区装宽带的韩胜利,或是在工厂里做工人的韩明利,其付出应该说是相差无几的。但是为什么反映在收入上,差距就会如此悬殊?尤其是最让人难以接受的,是费尽千辛万苦考上大学的韩胜利,只能找到一份月薪几百或一千多的工作?

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最核心的点,就在于因为没有看到中国城镇化的大势所趋,选择留在青海和陕西工作。小川做个假设,如果通讯专业的韩胜利,能够在当年奔赴深圳寻找工作,如果有幸还能加入当年的华为这样的企业。十年不需要他有多高的天赋,多强的能力,只要踏踏实实做好一份工程师的工作,收入都将是不菲的数字。对于他的出身而言,那决然可以称得上是逆袭命运。

如果说城镇化进程是浪潮,那重要城市是船,而我们尽是船上之人。你敢想象你凭借一己之力靠游泳,追得上一艘艘装备精良、人才齐备,而且还顺风顺浪的舰艇么?

而关于韩胜利的婚恋方面,从镜头中我们能够看到的就只有他本人憨憨的傻笑带过。

最后,小川强烈建议所有的朋友都看看这部纪录片,尤其是家在经济落后的小城市的寒门子弟,即将谋划毕业后发展方向的大学生,还有为人父母的朋友们。

韩培印韩胜利在哪里了

TAG: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