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井老街站街女在哪

1:记得我第一次来西安的时候还是2013年8月,刚过完年,我就从家乡来到西安,这次我没打算远离,而是准备在西安找个工作。我是地地道道的陕西人,陕西商洛,一个十八线城市的深山沟里,四年前高考的时候我就离开陕西,在山东读了四年大学,却不曾想大学四年结束,却还是要回到陕西。即使曾经来来回回在西安经过好多次,然而每次逗留的时间都不超过一个小时,因此而言,西安对我而言实在是太过陌生。

大学四年,放纵太多,毕业没拿到毕业证,看着同学一个个毕业步入工作岗位,直到最后一个舍友跟我告别的时候,我才第一次感觉到了人生的紧迫感。我连夜买了车票,给爸妈发短信说我找到了一份工作,在济南,马上就要上班了,我就不回去了。其实不打电话说,是害怕听他们的声音,也害怕他们对我的失望。我对四年青春的放纵与挥霍,终于在这一刻给了我当头一棒,让我猝不及防。

坐了二十一个小时火车回到西安,即使在这一刻,我仍然心存幻想,我就不信没有毕业证我就找不到工作。我在西安的沙井村租了一间短租房,一个月380元,面积不到10平米,在五楼,因为城中村,没有电梯,西安的夏天热的人窒息,而村子里没有空调的小单间更是让人喘不过气来。白天,屋子里热的待不住,我带着电脑出去在商场或者地铁站里打开各种招聘网站海投简历,晚上九点之后才回来。

2:我第一次见到她是我在沙井村第三天的时候,我晚上回来,看到门口站着一个女孩,带着大框眼镜,穿着很露骨。我正准备进门,她给我使眼色,小声说道:帅哥,来耍一哈。这时我才敢抬起头正视她,她长的很秀气,短头发,很瘦很白,看着也很文弱。因为以前听说过站街女,却不曾想到会是今日这种场景,不知为何,我突然想到荒废了四年的光阴也不算啥,人生在世就该吃吃,该喝喝,该玩玩。于是,我默契地向她点了点头,转身跟着她上了楼,这时我才发现原来她租的房间就正好在我的楼下。我们进了屋子,她没有开灯,只是拿出手机放在床上,借着手机灯光我才看到这屋子里的场景,屋子里只有一张床,墙角还有一个正在充电的手机,床单脏的令人作呕,满地仍的避孕套,她娴熟地脱掉上衣,只穿着内衣说:只办事一百,办事带吹一百五。我说你们不打折吗?她笑了笑说我可不比那些贱货,她们还打折呢,我高贵着呢,我这儿从来不讨价还价。说着她拿起手机居然放起歌来,放的是一首《漂洋过海来看你》:

在漫天风沙里 望着你远去 我竟悲伤得不能自己

多盼望送君千里 直到山穷水尽 一生和你相依

为你我用了半年的积蓄 飘洋过海的来看你

为了这次相聚 我连见面时的呼吸 都曾反复练习

言语从来没能将我的情意 表达千万分之一

为了这个遗憾 我在夜里想了又想不肯睡去

记忆它总是慢慢的累积 在我心中无法抹去

为了你的承诺 我在最绝望的时候 都忍着不哭泣

陌生的城市啊 熟悉的角落里 也曾彼此安慰

也曾相拥叹息 不管将会面对 什么样的结局

在漫天风沙里 望着你远去 我竟悲伤得不能自己

多盼望送君千里 直到山穷水尽 一生和你相依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她一把把我推在床上,拽我的裤子,我像被电击了一样,惊了一跳,立刻站起身来。她骂我:你他妈有病是吧。到底玩不玩?不玩的话付钱滚蛋。这时我才意识到我在干什么,我是有多肮脏,就算没有毕业证,好歹我也是211名牌大学出来的,我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我到底在干什么?我在口袋里到处翻找,找到二百块钱,甩给她,逃也似的从冲出门外,听着她在身后咯咯咯的大笑声越来越远。到了房间我才发现楼下的任何动静,在我这个屋子里都听得清清楚楚,夜晚她不时带着陌生男子上楼的声音,以及她发出的娇喘声,呻吟声。

3: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三个晚上,直到那次她因为在屋里烧水被开水把手烫伤了,我送她去医院。这时我才知道她叫张凡,是汉中佛坪人,在这个出租屋住了一年多了。她告诉我说她现在才大三,她看我不信,就从随身包里取出一个学生证,上面清楚写到西安XX学院。西安XX学院和沙井村并不远,她一般住在学校,只要缺钱了就会出来住,顺便挣钱。

我本来有很多谴责她的话的,好端端的女孩子为什么这么糟践自己?还是个大学生呢,就这么爱钱?可是转念一想,我难道也不是在糟践自己麽?一念成魔,一念成佛。我和她都是魔,只不过修炼的方法不同而已。

张凡自小学习很好,一直很乖巧,直到上了大学,大学舍友个个都找男朋友,有了男朋友之后,她们每天有花不完的钱,吃不完的零食和水果。张凡却有自己的一套理论,女人就是要自己独立,自己养活自己,他相信自己能养活自己,她已经忘了第一次进入这个行业是因为什么,她只知道这个来钱快。在学校,她仍然是个乖乖女,身边不乏追求者,可她都看不上。她的那套理论就如同她的性格一样让人捉摸不透,她认为站街女还分高低贵贱之分,而她就和一般的站街女不一样,她们都是粗俗之人,没文化,没品位,给自己定的价钱还可以打折,下贱不堪;而她自己文化高,有品位,她自己定的价格从来不打折。

4:我问她你家里人知道你在外面的事情吗?她说傻子才跟他们说呢,说了他们也不懂,她们都没文化,根本就不懂我。继而她也说我,你不也一样,你还跟你爸妈说你在济南上班呢,实际上你都在西安这破房子里窝里快一个月了。

对!我懂!曾经的我也是如此这般倔强,瞧不起自己的乡巴佬父母,他们什么都不懂,整天打电话就是吃饱穿暖,这都什么年代了,谁还会吃不饱穿不暖?没有毕业证,难道就活不下去了吗?真是笑话。

突然有一天,她抓着我的手让我带她去医院检查,原来和她一起做事的一个女孩子被查出艾滋病,已经被隔离了。她这时才感到了死亡的恐惧,去了医院检查没事,她不放心,又去了陕西省人民医院,检查了还是没事。那晚她很高兴,说是重获新生,要请我喝酒。我和她一起就在沙井村旁边的小军大排档吃的烧烤,她说以前无数次她都给自己下了决心,再做最后一次,做了这次再不做了,然而却是就跟上瘾了一样,每到缺钱的时候就会出来。她这次真的下定决心了,她害怕死,她从小就特别怕疼,更别说死了。

然而,很多时候人生的路没我们想的那么好走,就在她最后那晚去出租屋取她东西的时候,她被人强奸了。黑夜,看不清一切,熙熙攘攘的沙井村在这一刻静的可怕,没有人去关心一个站街女被强奸的事情,大家都认为站街女被强奸是理所应当的啊,她们骨子里贱着呢,她们喜欢这种事情。

做了那么久,都没事。然而,也就因为最后这一次,她患上了艾滋。

后来我还去医院看过她几次,我站在病房门口远远看着她,我甚至不敢再靠近她一步,我缓缓走进,将带来的水果放在桌上。她艰难地抬起手想握我的手,我躲开了,即使我知道艾滋病再厉害也不至于握手传染,可我也怕死。我不敢看她,不过我能看得出来她脸上露出的失望。

要是我当年不爱慕虚荣该多好,要是我当年好好做人该多好……她不断重复着这些话。

是啊,她要是当年没有迈出这一步该多好。对我也是,要是我当年没有迈出虚度青春的这一步该多好,而我知道我还有补救的机会,而她呢?我不知道,有些错真的一辈子也不敢犯,错了就完全没有退路。我们都在最应该努力奋斗的时候选择了安逸,努力不一定成功,但是不努力真的很舒服。

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张凡,我微信也没给她发过消息,她知道我所想,也没给我发过消息,直到四年之后,也就是2017年10月,那次我正在公交车上,她突然在微信上给我发了一张她的照片,很漂亮,很贤淑,也很端庄。照片中的她站在中山大学校门前,胸口的胸牌上清晰地印着:全国高校杰出艾滋病宣传使者。

四年来,我一直想知道她过得好不好,却最终不知道如何开口。此刻,我盯着她的照片,想了很久,打了很多字准备给她回复,却最终一个字也没回复,只回复了一个笑脸。

我只知道,我们现在都过得很好。

此时此刻才想起来上班快迟到了,今天由我们团队研发的新能源电池策划方案今天需要我做专题汇报,有分公司的领导,也有股份公司的领导要来,我们部门总监也给我承诺如果这个策划方案获得公司通过,就提拔我做项目主管。无论他这话是真实承诺还是给我的空头支票,我依然得义无反顾的向前走,不敢再犯错,不敢再虚度。

人的一生真的太短,短到容不得我们去犯错,因为有的错真的不敢犯,一旦犯了,想回头真的好难好难。

沙井老街站街女在哪

TAG: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