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化站街女女在哪里

小时候,在外婆家生活,总是听到老人口中提到一个地理词汇——"大花沟"。那时候年龄尚在个位数,不怎么懂事,不晓得这是个什么地方,又在哪里。后来,老人家带着出游,有时候到了地方,会告诉我,这就是"大花沟",又叫"第六公园"。

随着老一辈人的故去,许多存在于言谈中的历史,都归结到尘封的记忆中。这些无形的财富,在新一代人的眼中,自然不能产生价值,在朝五晚九的奔命生活中,更无闲暇顾及这些陈年旧事。以至于,这些久远的回忆,只有民俗和历史学家们才如获至宝。

说了半天,大花沟究竟在哪里?它就是湖南路和湖北路夹着的安徽路上,那个漂亮的小公园。公园与沟渠,看似并无什么关联,但是看事物,要运用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看它的前世今生不是吗?

"大花沟"是从清代就有

胶澳建制之前,青岛作为不开化的原始地貌,都是各种自然形成的村子,包括今天的鲍岛村、大山村、湛山村等,都是那时候形成的。据说,大花沟此地也有个村落,形成于清代乾隆年间,村子称为"大村",村边大沟也被当地人称为"大村沟"。

"大村沟"原先真的是一条沟,或许是天然形成的泄洪渠。它由北向南延伸着,从观海山一直通到前海的青岛湾,沟渠不大,宽约四十余米,深不过七八米,每到雨季,有水流过此处,直通大海,是典型的季节性入海河段。

那么,大花沟的名字,又是怎么来的呢,据说,当时沟渠及两侧,盛开最多的是各色蔷薇,盛花期整个大沟如披彩着锦一般,所以就有了"大花沟"的称呼。

无水之时,借沟渠中淤泥的肥力滋养,自然生长了许多茂盛的矮树和灌木,如杨树、槐树、迎春、丁香等,品类倒也丰富。

据说此地也是地段上佳,在沟渠与青岛湾之间的洼地,就是曾经的日报社大楼位置,大村百姓打出一口深井,水质优良,甘甜清冽,与登州路青啤一厂的甜水井里打出来的水有一比。

德日北洋时期的"街心公园"

德国人来了以后,对胶澳的东海岸区域进行详细勘察,制定了城市规划,想把这里建成远东第一的殖民典范,因此对这里格外用心。前海一线,如今的栈桥火车站至八大关一带,北至中山路、馆陶路一带,陆续出现了许多旅馆别墅和洋房独栋。

大花沟也在德国人的城市规划之列,按照图纸,这里被填平,种植了许多花木,变成了一个占地12亩的大公园,叫它"梯利华兹街心花园",旁边的路叫做爱贝街。德国人走了,日本人又来了,爱贝街改称大村町,这个公园也随之更名为"大村公园"。

青岛经历了德占、日占以后,终于回到祖国怀抱。1922年,大村町更名为安徽路,大村公园再次更名,按照青岛市的公园顺序,编号为第六人民公园,又叫安徽路公园,这个叫法与"大花沟"一起,至今仍有很多人称呼。

在北洋政府管辖之下没有几年,又到了南京国民政府手中。要说,国民政府对青岛还是很重视的,把它改为青岛特别市,提升到中央直辖的高度,一度焕发出新的荣光,这期间一直被青岛人记住的一位市长,叫沈鸿烈。

国统区的下等贫民乐园

上世纪四十年代,南京国民政府进入末期,青岛特别市像其它地方一样,开启了混乱模式。原本花香似锦的大花沟,失去了规范管理,变成一处脏乱差的垃圾场,加之国统区的通病,物价飞涨、通胀严重,法定货币变成擦屁股纸,今天买一袋面,明天只能买一盒火柴。于是,大花沟又有了新的功能。

这样的货币贬值速度,大家都受不了,于是大花沟这里就变成了兑换货币的交易"黑市",老百姓要换几个硬通货,保住自己的棺材本。有需求就有市场,这是经济规律。

大花沟黑市,主要提供美元的兑换倒卖,也有银元和金圆券的交易,都是社会闲散人员和有门路的,能搞到这些货币,从中渔利。寻常百姓,也没有这个途径赚这份钱。

到了晚上,这里也不闲着,一跃而成为站街女郎和地痞混混的乐园。据说,解放前的青岛,大花沟这边入夜后,路边上就是站街女们拉客的天堂。另外这里还是地痞流氓和混混们经常出没的地方。

1949年以后,青岛重新回到人民手中。市政府开展社会丑恶现象大清扫,对大花沟进行了集中清理整顿,社会闲散和地痞流氓一度消声灭迹。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大花沟被规划为"安徽路街心公园",就是俗称的"安徽路小公园"。

实际上,站街女这个现象,一直传承到2010年前后。记得当时晚间开车经过此处,会有女士突然跳出来拦车、拉车门,要求上车。老同事们也都会提醒加班的小伙子,回家别走安徽路公园,当心路边的"女流氓"。

倒腾兑换外币的人,也没有销声匿迹,迁移到了中山路上的中国银行门前,他们神情警觉的看着进出银行的人,悄声兜售着自己的产品,只为了几个点的利润。

八十年代的便民集市

焕然一新的大花沟,在货币黑市交易取缔之后,曾经存在过几个由群众自发形成的市场,这都没有牵头组织,完全是群众们根据自主需要产生的。

第一个是文玩收藏交易集市。这个集市,最初是因邮票交易而存在的,偶尔也会涉及钱币。当时青岛比较热闹的集邮市场,有堂邑路邮电局、台东邮电局的门口以及第六公园的广场。后来,市南市北一带的老住户,家中有些收藏的好物件,也带着东西来这里出售,这个集市变成"微缩版潘家园",这里交易的,包含了古玩杂项各种品类。摊位虽然不多,但都属实在人,倒不会故意使诈坑骗,买卖交易都现场结清,买卖成了,还能认识同道好友。后来这个集市统一迁到了昌乐路文化市场,比起安徽路原先的氛围,就改变了许多。

第二个集市,是换房集市。当时是住房福利配给制度,青岛市的住房,主要来源于直管公房、自管公房和少量租赁住房,每个月只是按照房单交一点象征性的房租,没有产权,也就不存在炒作和保值增值的概念。那时候的换房,不同于现在卖旧换新,卖小换大,而是切切实实的实物调换。承租人之间互换房屋使用权,这在当时也是政策支持的。一般换房的动机主要是工作和生活需要。至今安徽路上集中了许多房产中介,就是当年换房大集的痕迹。

第三个集市,是相亲大集。这是政府为了帮助大龄男女青年,能够找到自己心仪的另一半,而官方开展的利民公益活动。当时的婚姻观,不像现在这么着急而开放,那时候的青年男女还是比较羞涩含蓄的,甚至有些同志根本不知道怎么找对象,找到了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还有些因为忙于工作和事业,耽搁了自己的生活问题,不仅父母着急,他们自己也着急。相亲大集恰好能帮助他们扩大择偶范围,找到适合自己的终生伴侣。当然,除了满足青年男女,也会有夕阳红大集,为丧偶独居的老年人牵红线搭鹊桥。这在前互联网时代,还是很有必要的。

老公园的新生命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公园失序管理,渐至荒芜。七八十年代,此处沦为群众自发市场。到了八十年代中期,这里变成打扑克、下象棋的街头娱乐场所,几个人游戏,可以围上几十个人看。

九十年代以后,这里变成农贸市场,摆摊卖菜、副食百货和早餐小吃应有尽有,占满了整个公园内外,甚至许多摊位挤到了马路边缘,造成公共卫生的严重破坏。

本世纪初年,地方政府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斥资进行重点升级改造。鉴于安徽路公园特殊的地理位置,周边公交车站、医院、学校、幼儿园扎堆,还有许多临街商铺和居民楼院,人流、车流密集。特别聘请了外籍设计师为公园布设人文水景。原先的农贸市场,则挪到了如今总督府一侧的沂水路上。

竣工后,管理部门在公园南侧设置了老舍先生的半身塑像,纪念先生在青岛的生活和创作岁月,老舍夫人胡洁青女士亲笔题写"老舍公园"四个大字,作为正式名称。它也成为继中山公园、鲁迅公园之后,第三个以国家著名人物命名的公园。

(本文原创,属于头条"石头大狮的胶澳笔记"。图片来自互联网公共资源)

开化站街女女在哪里

TAG:

Top